Hello world!

十月 28, 2006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九五峰頂遙想白色巨塔

十月 22, 2006
台北101

忘了是幾天前,看到白色巨塔裡面的一集,是翠鳳跟男友分手,跑到一座山上去的那一段,後來知道那可能是姆指山,影片中的台北101展望相當不錯,所以便趁著週末好天氣衝了一發。

根據一些網路上的文章,感覺應該是不用花太久時間,所以下午才出發,還順便再拿一次討人厭的記憶體去修。沿著研究院路一直騎,想像著三十年前沒有這條路時,居民必須翻山越嶺的情形,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疑似登山口的地方,不過看了看入口處的地圖,感覺跟文章裡看到的又不同,再往前騎一些,又找到一處入口,不過門口有野狗數隻把守,沒有任何防身工具的我,只好退回一開始的入口。

雖然入口可能是不同的,不過林相倒是與文章中形容的蠻符合的,四處都是大大小小的蕨類植物,說有點回到侏儸紀的感覺也不為過,步道裡有點陰陰溼溼的,在地上還不小心發現了一隻鍬形蟲,可能我太少爬山了,這可是第一次在山裡看到鍬形蟲。

經過一段有些陡的上坡後,來到了一處所謂鞍部的地方,上面有四個方向,除了下山的路之外,另一方是往南港山系最高峰的九五峰,雖然看看地圖,再看看天色,感覺今天大概到不了姆指山,不過起碼也要去一下九五峰吧!

其實過了鞍部後都是沿著稜線在走,往右手邊看便是臺北盆地,空氣還可以,遠遠的大屯山,觀音山都看得到,星期天的下午有很多登山健行的民眾,走累了就靠在一旁的護欄邊看看風景,真是悠適啊!

走了四十多分鐘,總算走到九五峰,那塊大石頭不禁讓我懷疑,白色巨塔的那個場景應該是在這拍的吧!有許多民眾坐在大石頭上看風景,我也跳了上去拍了幾張101,不過接近傍晚空氣品質反而變差了,而且雲量也變多,看來是沒辦法拍到那種夕陽晚霞的感覺了。

山頂有很多動物,一隻大黑狗,還有一隻小花狗,由於牠們倆沒什麼互動,看不太出牠們究竟有沒有關係,不過那隻小花狗超可愛的,就像我這禮拜在小兒科看到的小朋友一樣可愛,很多民眾都會拿食物餵牠,不過牠都咬了兩口就不吃了,結果地上多出一大堆食物。另外還有一隻鴿子,在兩旁的電燈桿間飛來飛去的,行為有點詭異,不過更詭異的是,我的背包上居然莫名其妙多了一隻五彩毛毛蟲,緊緊的抱著悲包上的拉鍊,用樹枝摳了半天才弄下來,幸好沒有沾到我身上。

等石頭上人少一些後,我便拿著相機,掛上隨身聽,上石打坐去了,看著山下的燈火逐漸點亮,速度還挺快的,有時好像一眨眼燈就忽然開了一樣,遠方的路燈隨著風閃爍著,我也決定就算拼夜路也要拍個夜景再下山。

隨著天色逐漸便暗,民眾也逐漸散去後,身旁來了一對情侶,可能是人比較少的緣故吧,他們便開始玩起所謂情侶間的小遊戲。

「這裡應該就是翠鳳跑上來的地方吧!」男生先這麼說道。

女孩子應了聲「喔」之後,便拿出手機,大聲的播放起白色巨塔的主題曲。聽著聽著,那男生裝起感性的叫那女生:「翠鳳,翠鳳,我是怡華」,然後接了段不屬於這個場景的台詞:「如果能學到讓妳每天都快樂的魔法,我願意到霍格華茲學校上課。」

「才不是翠鳳咧!是關欣,我要做關欣!!!」

「關欣,關欣…」男的又逗弄著那女的,後來兩人就這麼在我旁邊打鬧了一陣…

大概是我穿黑外套黑運動褲,又一個人龜著,所以他們看不到我吧!不過我心裡只有「無奈」二字,俺聽到白色巨塔的主題曲都快要噴淚了,你們還給我演了起來。唉…原諒他們好了。

其實要說多待多久也還好,大概六點出頭天就黑得差不多了,擔心摸黑下山太恐怖,趁他們還繼續沉浸在他們的白色巨塔裡時,趕緊落跑了。從九五峰回到鞍部的一路上都有路燈,而且偶爾還會遇到民眾,但轉下原來上山的小路後,真的是一片漆黑,我無力的單炮LED手電筒根本掩蓋不了心中的恐懼,愈走愈快,愈走愈快,路又陡,路況也不熟,有好幾次都差點滑跤了,幸好距離不太長,回到入口處時,真鬆了一口氣。

下山後順道到北醫附近去逛逛,吃了uriah推薦的穆記牛肉麵,還巧遇了Jerome學長,經過北醫外圍的馬路,六年前的回憶忽然一次湧上心頭,其實北醫對我的影響也真是大的,縱然我這五年多來竟然沒有好好的拜訪它。

回學校的途中,順道去誠品敦南店逛逛,感受一下書香,感受一下知識在身後推著自己的感覺,買了幾本書期望自己能努力的看一看。

其實,一個人過日子也沒什麼不好的不是嗎?

其實,就像回到高中時期那種清純、青澀的感覺不是嗎?

2006.10.28 (補)

神經外科見習心得

十月 21, 2006

晨會空蕩蕩,補眠好所在

神外的晨會是在部辦公室裡的大會議室舉行,內容主要有報新病人、R 簡報、intern 簡報,有時候是在對面的圖書室裡,由 R 幫大家上課,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禮拜總是太晚睡,睡眠不足的情形下,坐在偌大的會議室中,很容易就補眠去了。不過每次補完眠,回到圖書室吃免費早餐時,(科裡自己買的,非 propa 早餐),總覺得良心不安。>_查房不定時,找不到學長難適從

我跟的是敏雄主任 team,他下面的 R 是第一年的住院醫師,楷元學長,學長人很好,也非常受科內同事,護士姊姊,刀房姊姊們的愛戴,(人帥又和善就是有這優勢),只不過學長有時候很忙,而且他跟兩個 team, 所以刀日基本上也是 double 了,如果沒有要下去刀房準備,通常晨會完就會查房,從 NCU-A 查起,但如果學長得先下去,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敏雄主任不太理我,一直到第二個禮拜才知道原來他的 team 裡有一個 clerk, team 裡另外一個 VS 秉權學長也不理我,所以說,如果 R 學長不在,我就不知道該找誰了,因次好幾天的查房都沒查到。不過其實沒有查到倒也沒什麼大礙,病人的情形通常都很 ok, 查房也只是看看他們而已。

貌似孚哥,時常被認錯

神外規定要看七台刀,所以我們比 intern 有更多的機會進去刀房看看什麼是human brain,不過第一個禮拜進去,就一直被護士姊姊叫錯,他們說我長得跟一個fellow 學長很像,而且恰巧的是,那個學長剛好也是我們 team 的,我自己看是覺得還好,不過楷元學長、敏雄主任都說有像,哎呀呀…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聽說他們後來一直找人來看我,喔喔…總算體會 duckling 之前在骨科一直被關注的感覺了。

同樣開 spine,神外骨科大不同

spine 的問題(HIVD, foraminal stenosis)可以在骨科開,也可以在神外開,但是兩個科的處理方式有一些不同,骨科大部分是直接做 laminectomy + internalfixation + posterolateral fusion,神外很強調要做得精細,如果情況不嚴重會做 laminoforaminotomy + discectomy + intervertebral fusion,這樣的情形,手術時間勢必比較長,但神外的說法是不必要拿那麼多就不拿那麼多,以免影響到stability,但骨科的解釋是,這影響不大,沒必要這麼做。唉…不知道學校是不是刻意安排,故意排這樣的 course 讓我們感受一下各科間不同的作法和觀念,其實內心是有點衝突的。但老師說得也很好,你做的一定是你相信是對的事,只不過短期內我還不知該相信哪個就是了。

活跳跳的 Human Brain

神外的手術中最令人驚豔的大概還是 craniotomy 後看到隨著 pulse 跳動的大腦了,只不過在無菌布單的遮蓋下,其實就只會看到手術部位,跟菜市場裡看到的豬腦的畫面,便有很大的不同。

這兩個禮拜看的 craniotomy 包含有 cerebral aneurysm, meningioma, 另外小兒神外看到的是疑似 PNET,可能我的經驗還不夠,就算是 meningioma,我 gross看起來也覺得它很爛,PNET 看起來當然也很爛,不知道有沒有看起來很好的 brain tumor?

之前曾經提過自己蠻愛手術房的味道,後來發現那應該是 betadine 的味道,神外用的 betadine 其實不多,而且把 dura 打開後,隱約可以聞到一種 brain 的味道,好像有點腥腥的,但又不像,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雖然不那麼喜歡,但也不討厭就是了。

夾 Aneurysm,如履薄冰

第一個禮拜就看到 aneurysm 的手術,其實還蠻幸運的,根據楷元學長的說法,他來了兩個月也才跟了第一台。話說 aneurysm 真是令人驚心動魄,暴露出相關的血管後,要先把 proxymal 端夾起,然後倒數計時兩分鐘,如果兩分鐘內沒辦法把aneurysm 搞定,那就代誌大條了,幸好這次的病人安全過關,聽說之前有兩個都是因為 aneurysm 破了,brain ischemia 時間太長,結果現在一直躺在 NCU 裡醒不過來,這也難怪當天夾成功時,全場歡聲雷動,鼓掌慶祝了。Vascular 的問題真是十分恐怖。

Gamma Knife 很費時

之前想說幾乎每天都有 Gamma knife, 所以一直拖到最後一天才過去看,地點是在中正B1,MRI的附近,當天的早上本來想去看鎖頭架和 planing,不過跟完查房下去後,潘主任已經開始開討論會了,不過討論的多半是新病人,或是舊病人來F/U,大部分不知道在幹什麼。

下午稍微晚到了一些,沒想到第一個病人已經做完了,後來才聽說只照了一個shot,不過能夠把第二個病人看了個半全程,也還算運氣不錯。病人看起來有點虛弱,不過人倒是還好,先跟家屬再說明一遍後,便直接躺上 GK 機器,依照 planing的結果開始定位,鎖螺絲…然後關上閘門,start,原則上每個 shot 都是重複同樣的步驟,老實說還蠻無聊的,所以我便開始東摸西摸,抬一抬 collimator 有多重,把玩把玩螺絲起子。

看病人的反應,做起來應該是沒有太大的不舒服,最討厭的應該是每躺個幾分鐘,好不容易快要睡著了,就會被叫起來換位置,搞了一個下午都不能睡應該蠻難過的吧!另外當學長姐們要幫病人橋位置時,有時會用手去抓頭架,雖然病人沒什麼反應,不過老實說看得我覺得有點痛的感覺。

其實 GK 控制室裡很悠閒,潘主任看著自己的報紙,學長查著旅行的網站,學姐坐在一旁補眠,(所以說她跟病人一樣辛苦?),我要嘛唸唸書,要嘛問問問題聊聊天,倒是沒什麼特別累,最後二十個 shot 總共花了四個小時左右,呼…還真是有夠久的了,不過跟那些大刀比起來,當然還只是算輕鬆愉快的啦~主任誇我認真,未來應該會是個好醫生,其實我還蠻心虛的,只是對機器的興趣,還有對治療方式的好奇,論起與病人、家屬間的相處之道,距離一個好醫生還早得很呢!

神外一躍而上,替代骨科成為第一志願

這兩個禮拜在神外過得實在充實,除了那種親自看到 human brain 的感動外,更讓我了解神經外科的一些特性。到目前為止,真的覺得自己未來應該會是個外科人,神外讓我覺得有種內外兼具的感覺,比起骨科有更多內科的成分在裡面,手術的部份也沒有我原先想像的那麼高難度,手術時的精細度更是吸引我,骨科的敲敲打打雖然豪邁,但少了一份 gentleman 的感覺,比起來我更愛神外的手術,不過神外的訓練十分辛苦,學長說,你好好考慮,要是要 apply 時還是有點頭殼壞去的話,非常歡迎加入神外,哎呀呀…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頭殼會不會壞,而且之後也沒有機會再接觸神外,就暫且先讓它佔據我 list 的第一位吧!

2006.10.27 (補)

Guan-shin Made Me To Remember…

十月 21, 2006

I had been watched The Hospital recently. Guan-shin is a anesthiologist in the film. Every time I saw her, it always reminded me of Kilo. In some degree, they look asame. But the most important are the expression and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she and Dr. Shu.

Does this remind her of me too?

演講週

十月 21, 2006

這個禮拜真可以說是演講週,不過不是我去演講,(廢話),而是去聽演講,但其實都不怎麼滿意。

禮拜二晚上去參加了很久沒去的 TOSSUG 會議,主講者是 Jedi, 主題是 Web-based presentation tools. 最近剛好對於簡報有一點興趣,所以就跟 saka, AD一塊過去。

一開始主講者先強調了一遍他認為一個好的簡報,焦點應該集中在演講者的身上,而不是充滿文字的投影片上,這並不是什麼新論點,舉的例子也是大家最愛舉的 Bill Gates vs Steve Jobs,不怎麼吸引人,不過我是同意他的說法的。後來大約三分之二左右的時間,他介紹了三套工具。

之所以覺得不太滿意,主要是因為他一開始強調老半天演講者的重要性,結果他自己個人是龜在電腦前瘋狂的按下一頁,而且採用的又是高橋流式簡報法,分明就是想讓目光焦點集中在投影片上,既然要用這種方式,還不如一開始努力介紹高橋流就好。另外一點是,既然投影片採用了高橋流,結果簡報的過程中充滿了一大堆軟體操作,上面充滿了大家不熟悉的語法和工具,眼花撩亂不說,起碼影響了簡報的流暢度,恰巧流暢度似乎又是高橋流很重視的一環?!個人認為,是不是可以再多花一點點時間,把重點的畫面先擷取出來,甚至可以再放大讓大家看得更清楚,這樣既省時間,又可以讓大家快速抓到重點。

第二場演講是禮拜三下午的戴立忍,那天還先跟刀跟到下午三點,午餐隨便啃了兩口麵包就衝去會場,不過我還是失望了。

這場演講,應該不算演講,比較像座談會,跟我原先預期的有點不同,原本的預期是戴先生由白色巨塔為底去發揮,做一場專題演講。雖說座談會的方式十分輕鬆,整個會場也搞得很像影友會還是粉絲俱樂部,但主持人若是功力不足,很容易讓座談的形式散漫,內容空泛,很明顯的可以看得出來兩位主持人都很緊張,正襟危坐,相對戴先生一派輕鬆,其實畫面還蠻有趣的。XD

除了演說內容不吸引我外,體力不支可能也是一個原因,當然這不是他們的錯,結果接近兩個小時的座談,我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是處於昏迷狀態,與周遭附近大家拿著相機瘋狂拍照的熱情相對照,應該也是幅有趣的畫面吧!

不過見了戴先生一面,真的相信先前聽 kentu 說的,其實他人就是那樣,他只不過是演自己罷了。

Combining My Two Blogs

十月 21, 2006

Because of the upcoming transference of Fancy, I think I need to combine the blog on Fancy into here. I don't have very much time to maintain two sites. Therefore, there will be not only articles in English, but also some in Chinese.

雪山飛狐──美景篇

十月 8, 2006

夢幻雲海中秋月

原本的計畫是三人行,但cloudyday因腳傷無法前往,後來我努力的邀了幾位同學,大家都沒辦法去,我現在就可以大聲的說,你們沒去真是太可惜啦!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景色,這完全要感謝老天,給我們這麼好的天氣。

第一天到達三六九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雖然仰望空中仍是晴空萬里,但三六九朝東正對著的山谷正緩緩的堆積起一片片的雲霧,高度不偏不倚,就在腳下,沒有淹上來,也沒有沉下去。隨著夕陽在背後西下,東方緩緩升起一圓明月,斜斜的掛在半空中,正逢中秋佳節,又大又圓,皎潔的月光灑落在面前的整片雲海上,更凸顯了這夢幻的景緻,我戰戰兢兢的拿著相機想要捕捉那一個當下的感動,但我做不到,我相信不是相機的關係,任何高檔的相機都無法保留住那一剎那的感動,這就是身歷其境的魔力啊!

我邊吃著剛做好的晚餐邊欣賞著眼前的美景,這一定是個永生難忘的中秋夜,隨著月娘高升,我所幸躺在地上,仔細的用近視的雙眼觀察月球表面上的坑洞,想像著古人賞月的閒情逸致,想像著上面真的住著一隻兔子正擣著藥,越想,越看,還真覺得那坑洞的樣子有點像隻兔子。(playboy商標由此而來?!)

其實要能欣賞到這美景,還得感謝老天讓我免於高山症的侵擾啊~這也是我第一次上山後在外頭待這麼久,真的,第一次感覺能看到這般美景,就算隔天無法登頂也沒什麼可惜的了。

壯闊山勢,白木孤傲立

這回的好天氣使得整座山裡充滿的就是一個「美」字,綠樹藍天,既鮮明又調和的對比,遠方山頭上挺立著幾株白木,就像國畫中那般孤傲,真的是相機拿起來隨便拍隨便好看。

經過壯闊的冰河遺跡時,再一次感受到自然的偉大,人就像沙粒般渺小。

登上峰頂,遠眺聖稜線,雄心壯志再次的被燃燒著,蜿蜒的稜線,神聖的向前方蜿蜒,心裡想著哪天一定要走上一回,期盼自身的堅毅能獲得大自然的認可。環顧四方,諸山頭皆臣服其下,這才是一種君臨天下,雄霸四方的氣魄,上回的玉山可惜了。

翱翔天際

還有一個另我意外的風景是在第三天回到登山口時,眺望武陵溪谷,一種被山環繞的感覺,旁邊的解說牌上畫著一隻老鷹,應該是附近會有老鷹在空中盤旋吧!心裡想著,要是自己也能這樣優遊自在的盤旋於這片溪谷之上,那是多麼暢快的事啊!

靠天吃飯

其實這次最大的功臣真的是老天給的好天氣,山裡的氣氛完全是由天氣決定的,但這真的是可遇不可求。其實台灣的山真的是很美的,弟弟說這一趟完全的物超所值,一掃他上回玉山的壞印象,上一次山,就跟到雲南去玩一趟一樣爽,我則是覺得真的跟九寨溝有得拼,雖然累了點,但短短幾天行程,可以讓心靈獲得那麼多的紓解,可以欣賞與世界級風景區同等級的美景,卻又只有少少的花費,叫我怎能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進入這片美麗的世界?

分成這麼多段來寫雪山,就在美景這一章打住吧!

2006.10.15 (補)

雪山飛狐──行進篇

十月 8, 2006

出師未捷,紅單先結

這次前往武陵農場一樣是由我開車,雖然是凌晨出發,但從沒在台北市開車的我,心裡還是有點怕怕的。我們第一天早上兩點半起床後,花了比預定時間久的時間打包,開出校門時大概已經四點左右了吧!沿著承德路打算走市民高架後轉國道三號。台北市晚上的交通號誌很討厭,走沒幾步就會一直遇上紅燈,正當經過承德路橋時,號誌也由綠轉為黃,按照騎機車的習慣,一定是加速逃逸,沒想到忽見閃光燈一閃,我心裡按幹「奶奶的」,俺不知台北市對汽車這麼嚴苛啊啊啊~才剛出發沒十分鐘就接了一張紅單是怎樣,害我一整路奇檬子都不太好。

沒帶地圖,在宜蘭迷路活該

其實國道五號開起來沒有什麼好爽的,大家都保持在 70 左右,隧道裡又不能超車,總之是一整個無聊,開著開著都快要睡著了。不過快真的是快,下交流道時才五點,嘖嘖,真的只花了一個小時就到宜蘭了。

不過下了交流道後我忽然忘了怎麼走,附近又是一整個荒涼,搞不清楚方向的我忽然想往羅東前進,沿著台九線走著走著,忽然出現什麼替代道路,彎來彎去我就迷路了。T_T 亂繞一陣子總算看到一處比較熱鬧的地方,還有家 7-11,買個咖啡提神順便問問路,不過跟那店員有點溝通不良,問他武陵農場不知道路,後來偷翻了一下 7-11 裡面擺的地圖後,問他台七線在哪也不知道,只知道宜蘭市在哪,可是開回宜蘭市真的是最下策啦~後來跟他一賭,往宜蘭市的反方向開,還真的讓我矇對了,嘖嘖…傻人有傻福嗎?XD 不過我居然把台七線記成台九線,實在也是誇張。另外那店員應該覺得遇到怪人吧!穿著奇怪的排汗衣,問一些莫名其妙的路名,最後明明人就在員山還問他員山怎麼走。=.=

誤上北橫,幸好沒鑄成大錯

沿著蘭陽溪谷建的台七線非常平緩,轉彎不多,非常好開,開著開著,忽然看到一處岔路,上面路標寫什麼沒看得很清楚,不知怎麼的就彎了進去,路忽然變成陡上的大轉彎,夭壽咧~感覺車子都快爬不動了,後來開了一陣,又看到一個路標寫著大溪八十幾公里,「大溪?」忽然想到這應該是北橫,開著開著就到桃園去了,趕緊掉頭,幸好只開了沒幾分鐘,油還沒浪費太多,不過自己真的是昏了頭,方向沒搞清楚就衝進去,也幸好去年暑假有去環島,騎過一小段北橫,不然說不定真的就開到大溪去了。@_@

武陵農場真夠遠,也真夠大

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開了多久,不過實在是太愛睏了,就換手給弟弟開,話說人在累的時候,不管怎麼躺,車子這麼晃都很好睡。^^a

開進武陵農場後便整個人振奮了起來,不過倒是沒想到武陵農場是要收費的。拿了簡介,對照上面的地圖,想找個停車場好下裝備,不過地圖上的停車場都離登山口有一段距離,本來想到遊客中心去問問,不過在外頭的大看板上看到登山口的照片,居然有幾台車停在那,顯然就是有個停車場嘛!趕緊摧油門衝過去,深怕到那後停車位已經被佔滿,到時候要停老遠走過去就哭了。不過幸好有看到那照片,沒有從遊客中心挑戰走過去,背了個大背包走在武陵農場裡應該會被當成瘋子吧!而且登山口還真不是一般的遠,是夭壽遠,假設我們真的從遊客中心開始走,大概要中午才會走到登山口吧!

陡升!陡升!陡升!

其實雪山的坡度蠻陡的,尤其是最後一天下山時直讚嘆,我們第一天真的是這樣爬上去的嗎?跟玉山比起來,雖然路程差不多,但是爬升的高度卻將近兩倍,一直之字形的上升,就像永無止盡一般,幸好一路上風景都還不錯,遠眺四周高山,還算心曠神怡。

路好不好走呢?這個問題在不同的時候問通常會有不同的答案,在爬的當下一定是覺得「他媽的,我幹麼沒事找罪受!」,可是下山後回想起來,「好像也沒那麼難爬啊!」就像國考一樣,考前緊張,考後覺得沒什麼,哎呀~世事大概都是這樣吧!XD 不過我還是要說路況是比玉山的好的,路基基本上都是完整的,也沒什麼斷崖危橋等等,但這跟天氣可能也有很大的關係,上次去玉山的氣候狀況實在是不怎麼理想,但是比較陡這一點,倒是可以確定的。

登山仗究竟有沒有幫助?

這次沒有幫弟弟借到登山仗,只有我自己的一把,一開始我用,不過因為弟弟前進的速度稍微慢了些,(記得他上次走得還蠻快的),後來就讓他用,這樣兩個人的速度似乎接近了許多,感覺登山仗似乎的確有幫助,不過沒有拿登山仗的我上坡時似乎也沒有覺得特別疲累,又好像沒有那麼明顯的差別,當然下坡時可以減少一些膝蓋的負擔這倒是很明確的,所以還是要用登山仗。 :p

歸程北橫直奔桃園

最後一天原先顧慮到弟弟還要把車開回家裡,再趕回台南去上課,所以計畫走北橫到桃園,感覺可以省下一些時間,雖然後來放年假後這個問題解決了,不過正好媽媽也到舅舅家作客,所以還是走了北橫,老實說可能不會比較快,但有點是為了完成自己沒走過北橫的心願。

其實北橫開發的還蠻好的,路面大致ok,不像南橫西段那樣破破爛爛的,上面有明池拉拉山等風景區,離開時正好是假期的中間,上山遊覽的旅客挺多,有時候跟在大車或慢車後面又不能超車時,也是很鬱卒的。^^a 不過北橫設計有點怪,最高點不是在路程的中間,東段只有一點點,西段又好像在走稜線一樣,上上下下的,沒有很喜歡這種設計。

2006.10.15 (補)

雪山飛狐──衣物住宿篇

十月 8, 2006

Dororo帽遮太陽,免晒傷

買鍋子的時候剛好看到架子上擺著上次 saka 帶去嘉明湖的 keroro 帽的加強版:Dororo 帽,價格還可以接受,再加上想起上回只曬了一天就有點受不了,便買了一頂,這回真的是完全派上用場,也拜了連續三天大好天氣之賜,戴上 Dororo 帽讓我很放心。XD 不過它有個設計不是很理想的地方,只要風大一些,兩旁擋脖子的就會被吹過來吹過去,而且前面遮臉的不太好調整,就像帶口罩一樣,不小心一呼氣就滿眼鏡霧氣,後來都把它拆了降級回 keroro 帽來用。

沒有想像中的冷,衣服還是盡量穿

最近天氣實在太好,山上也沒有原先預期的冷,其實這只限於人醒著在外頭活動的時候。我每次總是帶三件保暖的衣服上山,目前算是還沒有被冷到,而且有一兩次還覺得是多帶了,大概只要兩件就夠,不過雖然這次同樣是沒那麼冷,我還是把所有的衣服都套上,不然辛辛苦苦背上來就太可惜了,唔…我真是被衣服給制約了。
不過晚上睡覺時有冷到,弟一天在三六九雖然大家擠一擠,山屋裡頭也沒什麼風,可是只要伸個懶腰,稍微動一下就會被冰冷的睡袋給冷醒,不過可能也是有點高山症的關係,所以睡眠有點淺吧!第二天在七卡我自己一個人睡上鋪,頭頂剛好有個通氣口,冷風一直不斷的灌進來,隔天起床後,鼻子一整個不舒服,結了一大堆濃濃的鼻涕和痰,結果下山後我就感冒了,一定是吹了一夜冷風的關係啊啊啊~唉…這是第一次下山後感冒。

三六九、七卡,遠勝排雲

反正老二總是喜歡跟老大做比較,就像陽明喜歡跟台大比一樣。XD 不過在山莊的部份,我真的覺得雪山的兩個都遠勝排雲,先不提設備好壞,光是管理員就差很多,排雲那人真夠機掰,八成是個領薪水的死公務員吧!雪山的管理員人親切,又很通情理,而且人家還是志工,喔喔…真是太偉大了。而且就算論設備,排雲擠成什麼樣,廚房烏漆抹黑,也沒幾張桌子椅子可以坐,這樣還敢跟人收管理費220,真夠厚臉皮的。

不過三六九的茅坑十分的特別,說茅坑真的一點也不誇張,它真的是座茅坑,不過不知是不是上山後鼻子失靈,還是真的沒有太多人在裡頭拉屎,味道倒還可以接受,對著一個大洞撒尿的感覺還挺特別的。XD
七卡因為太接近平地,設備就不錯了,聽說還有洗澡間,不過當然是只有冷水,一個大哥還很自豪的說他剛去沖了一個涼出來。@_@

其實這次之所以住的比較高興主要的因素應該還是人不多的關係,雪山的山莊申請雖然號稱要抽籤,但是不用繳費,所以有些人抽中了可能也沒去住,再加上我們第一天就先到三六九,算是有點避開人潮,第二天三六九人多的時候又回到七卡,所以兩天都還算住得蠻舒適的,雖然這樣第一天加上交通時間超累,不過算是意外的收穫吧!

這次晚上睡得比之前都好,當然還是會遇到要攻頂看日出,半夜兩點就起來的人,不過可能因為高山症沒那麼嚴重,所以醒來後還能夠繼續睡。不過有一點還是一直困擾著我,明明床上都有舖巧拼,我自己還多墊了一層睡墊,睡起來還是覺得腰酸背痛,硬梆梆的很難睡,真奇怪,學校的床也沒有軟到哪裡去啊!難道真要去敗個充氣式睡墊來試試嗎?

2006.10.15 (補)
Tags: ,

雪山飛狐──飲食篇

十月 8, 2006

全新鋁鍋真好用,香腸煎得烏漆抹黑

原本預定是三個人上山,而我自己有的小鍋絕對是不夠用的,所以趁了一次機會,跑到登山友去買了一套鍋子,那次老闆不小心算錯,讓我多賺了幾百塊,心裡超爽的,沒想到回來跟大家講,每個人都笑我被坑了,不過東西還真不錯用,上山後不管哪一餐都是靠它,利用的完完整整的。

鍋子裡面有一張煮飯的說明說,第一天晚上在三六九的時候大致按照上面水跟米的比例煮了第一次飯,雖然加熱後有放到睡袋裡去悶燒一下,不過飯略嫌太硬,看來水似乎加得不夠,下次再多加一些試試。不過用了剩飯和一些米做的隔天的稀飯早餐就十分成功,在搭配肉鬆玉米粒,老實說真是三天內最棒的一餐。

不過有一點是一直搞不懂的,有了上次嘉明湖看金剛煎香腸的經驗,再加上想試試看鍋蓋是不是真的這麼好用,這次特地叫媽媽準備了香腸,為了怕黏鍋,還帶了 saka 贊助的橄欖油一小瓶,不過不管火開多小,油加多少,只看到鍋子上越煎越黑,coating 了一層不知是什麼東西的燒焦物,還是新的捏,看了還挺心疼的,不過為了吃,也只能忍著淚水把香味四逸,燻得大家都口水直流的香腸吞下肚,嘖嘖…上山要讓人羨慕就是要煎香腸啊~

臨時準備食物,手忙腳亂

這次的食物中,米、香腸、肉鬆是從家裡帶上來的,其他的原本預計在台北的超市買,不過沒有個詳盡的計畫就直接衝到超市裡還真不知道要買些什麼,而且原本想找個小份的羊肉爐帶上去讓其他人羨慕一下的,結果找不到一人或兩人份的,唔…這就是人少準備食物的不方便啊!

搞了老半天,跑了兩家超市,總算是買足了東西,其實似乎也不用太在意,反正每次上山食物一定會準備太多,每次都以為經過大量運動後會食慾大增,不過幾乎都是因為高山缺氧的關係,一點食慾也沒,這次果然還是剩了一些東西帶下山來。

高山症,食慾不佳

記得上次去玉山時一整個遭受高山症之苦,頭痛欲裂外加什麼都吃不下,這次的情形比上次好上許多,不過第一天晚上輪到弟弟發作,飯扒了一口就吃不下了,第二天中午則是我,不過有另一部分的因素可能是因為早餐吃了太多,總共吃了兩大碗的稀飯,(第一次在山上吃這麼多),攻頂後又嗑了一包孔雀捲心餅,回到三六九後一整個只想喝水,再加上前兩天幾乎都沒睡好,灌飽後就直接躺平補眠了,不過我想可能還有一部分是因為輕微的高山反應造成的,因為當天晚上回到七卡時,就又瘋狂進食了。XD

沙其馬,大失策

當前一天正在採買食物時,弟弟提議第三天早餐可以吃沙其馬,當時雖然沒什麼意見,不過當第三天啃下第一口時,我就後悔了。經過這天然的大冰箱冷藏了幾天後,沙其馬已經是硬梆梆的,咬起來超沒味道的,根本完全不符合上山應該吃重口味的原則,幸好第三天的奶茶煮了不少,而且一下子就可以回到登山口,所以倒也沒餓到,不過下次我絕對不帶沙其馬了。

2006.10.15 (補)